月月遐想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月月遐想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






月月是个还在读大学的女孩,自从半年前她认识了她的主人,就倾心于SM,并心甘情愿的做了主人的宠物。每周周末,月月都会在主人家度过那消魂的两天三夜。


周五放学后,月月同往常一样来到主人家。“主人,我回来了。月月想死主人了。”


月月找遍各个房间都没看到主人的影子,看来主人还没回来。月月有些失望,她来到衣柜前,柜门虚掩。


“主人说,小母狗是不应该穿衣服的。”月月轻声说道。


她慢慢脱掉身上的衣服。然后把脱下来的衣服叠好放进衣柜。又从衣柜里取出这几天要穿的装备。月月仔细检查了一遍堆在地下的装备,确定没有漏掉什么后用力把柜门关上。柜门装有暗锁,关上后除非主人用钥匙打开,否则别想再拿出任何东西。而月月如果没有穿齐装备,就会被主人严厉的惩罚。


“开始吧,像以前主人教我的那样。”月月红着脸:“本周的快乐时光开始了!首先是这条人造尾巴,每只狗狗都有尾巴,我也不能例外。”


人造尾巴的前端是肛塞型按摩棒,可以卡在肛门里使尾巴不能轻易被拔出来,还可以通过不停的震荡使佩带者产生强烈的快感。后面是毛茸茸的假尾巴。月月拿起那条人造尾巴仔细看了看,今天主人似乎专门选了个大号的,按摩棒的直径要比平时用的大一圈。


月月无奈的摇摇头,她先把按摩棒的头勉强含进嘴里用唾液润滑,然后咬着牙忍着疼把按摩棒一点点塞进自己的肛门。


“好疼!”月月流出几滴眼泪,按摩棒总算顺利的塞进肛门卡在肛门内侧。


月月打开开关,按摩棒在她肛门里快速震动起来,体外的尾巴随之轻微摆动。


“恩……”月月低声呻吟着。她知道,开关一旦打开,除非电池没电或者主人用遥控器关掉否则按摩棒是不会停下的。月月像只母狗一样趴在地上,小穴湿润起来。月月忍着快感又拿起一颗跳蛋塞进自己的小穴,打开开关。小穴受到跳蛋和从肛门里按摩棒传来的双重刺激,快感源源不断。月月的呻吟声更大了,小穴成了名副其实的水帘洞。月月用手指沾了些淫水送进嘴里,仔细品尝自己淫水的味道,满意的点点头。


装完尾巴和跳蛋,月月又拿起一个项圈,项圈的正面刻着“狗奴”字样,背面写着她的名字“月月”。上面还挂着个铃铛,稍微动动铃铛就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月月熟练的把项圈带在脖子上,用小挂锁锁住。然后跪在地上,让项圈上的铁链从她乳沟垂下。她闭上眼睛,感受着铁链的冰冷和下体的快感。直到铁链有了她的体温才睁开眼睛。小穴流出的淫水已经在地上形成一个小水洼。月月的脸微红着“我怎么会喜欢这个?”她摇摇头,铃铛叮叮当当的响起来。


月月又拿起下一件要装备的工具。这是个能限制她行动,使她只能跪着或爬行的工具,叫束缚链。束缚链的中间是一个铁环,向四方分出四条很短的铁链,用来锁住她的四肢。锁脚的铁链分为两部分,前面锁在膝盖处,后面锁在脚腕上。


锁好后她每条腿都呈V 型,迫使她爬行时只能用手和膝盖支撑身体。月月简直爱死这件工具,它不但可以最大限度的限制月月的自由,而且每次爬行后膝盖都会又酸又疼,月月爱死那种感觉了。


锁好束缚链后,月月又拿起剩下的两个跳蛋用胶布粘在自己的乳头处,打开跳蛋的开关。月月低头用舌头把小穴下的那滩淫水舔进嘴里,然后咬住骨头型口塞,把口塞的带子拉到脑后锁紧。


现在的月月嘴里叼着肉骨头,身后拖着毛茸茸的尾巴在地上爬行,看起来更像只母狗。她艰难的爬到门口,把项圈上铁链的另一头锁在门口的鞋架上。她现在要做的只是趴在门口等主人回来。因为所有的钥匙都在主人身上,如果主人不回来,她就只能一直带着这些装备被锁在门口的鞋架旁了。


月月四肢蜷缩趴在地上,忍受着强烈的快感昏昏沉沉的度过了几个小时。


终于,她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主人回来了。月月勉强爬起来,跪在地上,低着头只敢看主人的鞋。


主人笑着看着她,先用钥匙打开口塞的锁,把肉骨头从她嘴里拿出来。


月月咽下几口唾液,润了润自己的嗓子。“主人!汪!汪汪!汪汪!”月月轻轻的叫了几声。


“真乖,月月,等了很久了吧。”主人边脱鞋边问。


“汪!”月月清脆的叫了一声。这是主人和她的约定,当主人问那种可以用是否来回答的问题时,月月叫一声表示是,叫两声表示不是。主人满意的拍了拍月月的头。


月月把头低下去,鼻子凑到主人的脚旁,贪婪的嗅着主人袜子的味道。


主人笑着问:“小母狗,主人的脚臭不臭呀?”


“汪汪!”月月叫了两声。主人狠狠的在月月屁股上打了几巴掌:“小母狗,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谎了?再问你一次,你要如实回答。”


月月很委屈的叫了一声“汪!”事实上,主人的脚的确很臭,不过月月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所以在她看来那是一种享受。


主人满意的点点头:“小母狗,把主人的拖鞋叼来。”


月月听话的用嘴把拖鞋从鞋架上叼下来放到主人脚旁。主人穿上拖鞋打开锁在鞋架上的铁链,牵着月月向客厅走去。


到了客厅,主人做在沙发上,月月蹲到主人脚旁,又把鼻子凑进主人的脚闻主人袜子的味道。


主人吩咐:“月月,帮主人把袜子脱掉吧。”


“汪!”月月爬起来答应一声,用牙齿咬着袜尖慢慢把主人的袜子拉下来。


接着,她又跪到主人面前:“主人,月月来帮你洗脚吧!”


主人微微点点头。


月月赶紧低下头,伸出舌头卖力的在主人脚上舔起来。最后还把主人的脚指头一个一个含在嘴里吮吸干净。然后意由为尽的跪在主人脚边用舌头舔着嘴唇。


主人拉紧链子,狠狠的踢了月月一脚:“小母狗,你偷懒呀。怎么不给主人擦清洁液。”


月月这才想起来,她再次爬到主人脚旁,改成蹲姿,将阴部贴在主人一只脚的脚面上来回摩擦,让自己的淫水沾到主人的脚面上,接着又换另一只脚。然后她趴在地上,阴部对着主人,让主人用脚掌蹭她的阴部,将脚趾伸进她的洞洞。


直到主人的脚掌和脚趾上也沾满她的淫水,月月才重新爬到主人脚边再次伸出舌头把主人的脚舔了一遍,将主人脚上沾的淫水舔了个精光。月月知道,主人很喜欢这样玩她的淫穴,主人把沾淫水的过程叫擦清洁液,把月月用舌头舔的过程叫做洗脚。月月也很喜欢被主人这么玩,她在家的时候每天最少会这样帮主人洗一次脚。


“主人!”月月仰起头撒娇的对主人说:“月月想要了,你看月月流了这么多水水……”


主人笑了笑:“小母狗,主人还没有吃饭呢,等吃完饭再满足你吧。”


主人把月月抱到怀里,月月趴在主人怀里摇动着身体,撒娇的说:“不要,主人,月月受不了了。请主人先享用月月的身体吧,求您了。”


“好吧,看来今天主人只能饿着了。”主人苦笑着摇摇头。


主人把月月抱进卧室,仰面朝天放在床上。然后把她束缚链手上剩余的铁链锁在床头。又从她阴道里拿出那颗沾满淫水的跳蛋,乳头上粘着的那两颗也被取下来。由于束缚链的缘故,月月的双手被锁在床头连带使她的双腿蜷缩膝盖朝天,她感觉很不舒服。但是当主人的大肉棒插入她的淫穴后,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就被快感淹没了。


“啊!主人,汪汪汪汪,主人,汪汪,小狗狗好舒服呀。啊,主人,求求你,插死狗狗吧,汪汪……”月月边呻吟边汪汪的叫着。


主人没答话,只顾低头只顾猛干月月的骚穴,手慢慢从月月的腰部移到她的双乳上用力揉捏,直到精液喷撒在月月的阴道里才停手。


月月紧闭双眼,小嘴微张喘着粗气,浑身香汗淋漓。主人趴到月月的身上。


轻轻亲着月月的脸。“看来今天只能被锁成这样睡了。”月月心里想。


她的乳房被主人的胸膛压扁,主人软了的肉棒还塞在她的阴道里。月月她很喜欢这种姿势,她和主人是如此贴近,简直和主人融为了一体。她可以闻到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的汗味,而她现在只有闻着主人的汗味才会睡的安稳。


第二天早上,月月在强烈的便意中醒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还没排泄过。肛塞按摩棒的电池由于电量不足只是微微震荡着。


主人趴在她的身上睡的很香。


月月扭动几下身子,除了铁链和项圈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之外没有什么效果。月月用舌头舔着主人的脸轻声的叫着“主人,主人……”她期盼主人快点醒来。


主人抬起头睡眼朦胧的看着月月问:“怎么了?小狗狗”


“狗狗想要便便。”月月脸红红的回答。


“哦。”主人从月月身上爬起来,却没去开她手铐的锁,而是伏下身子,把嘴凑到月月的乳房前,用舌头舔她的乳房,用牙齿轻轻咬住月月的乳头向上拉。


弄的月月舒服的低声呻吟着,下面的洞洞又湿润起来。弄了一会,主人把大肉棒对准月月的洞洞,用力插进去。像昨晚那样狠狠的干月月的淫穴。


“嗯,嗯,啊,啊……”月月被锁在床头的双手握成拳头,淫叫着,不停扭动自己的身子,享受着主人带给她的快感。主人将浓密的精液射在她的阴道深处,又趴回到月月身上亲吻她的小嘴。


月月一边和主人接吻,一边断断续续的说:“主人……求求你……


让月月怀孕吧。月月……想给……主人生只小母狗……一起供主人玩乐。“


主人把月月搂到怀里“好乖乖,那主人今后就更频繁的性爱,要你给主人生只小母狗玩。”


“嗯!”月月幸福的笑着,主动去亲主人的嘴,还把舌头伸进主人的嘴里要主人品尝。


主人又歇了会,才打开月月手铐的锁,把她抱下床放在地上,牵她去阳台。


那是月月的专用厕所,月月的大小便都在那解决。阳台没被封起来,如果有人稍微留意一下,就会看到阳台上的情况。


月月很喜欢那种既怕被人看到又想被人看到的矛盾心理。记得第一次被主人强行带到阳台排泄时,月月说什么也不肯进阳台。直到主人威胁说如果她不听话就把她这样赶出屋外她才屈服。


现在,她已经能很坦然的被主人牵去那里排泄了。到了阳台,月月主动蹲在马桶上。主人把人造尾巴拔掉后,她的大便就喷射出来。过了一会,月月红着脸低声对主人说:“主人,狗狗排泄完了。”


主人走过去,用厕纸帮她擦干净屁股,冲水。然后问她:“要不要小便?”


月月点点头:“汪!”


主人拍拍她的脑袋:“那就快点吧。”


月月向前爬了爬,然后像狗狗一样伸起一条腿,阴部射出一道水柱,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落进马桶。这个动作月月练了很久,为了练好这个,她不知道挨了主人多少鞭子。


排泄完,主人带月月去浴室,把她放进空浴缸,用水管冲刷她的身体,冰冷的水柱把她的全身冲的通红。主人还故意把水管对准月月的阴部喷,月月很想躲避却又不敢,只能蹲在那忍着,嘴里不断发出尖叫声和淫叫声。


主人把她的身体洗干净后,又拿灌肠器给她灌肠,清理身体内部。主人每次向月月肛门里灌进500CC 清水,直到月月排泄出来的也是清水才停止,今天一共灌了六次。主人满意的点点头“嗯,现在内外都干净了。”然后用毛巾帮月月擦干身体,把一条新的人造尾巴塞进她的肛门打开开关。然后牵她去饭厅。


主人把月月锁在饭桌下,自己简单做了些饭菜,把饭菜混在一起倒在月月身旁的盘子里,另一些放在桌子上自己享用。月月趴在地上只用嘴把盆里的饭菜吃光,然后用舌头舔干净挂在脸上的饭粒,抬起头望着主人,一副没有吃饱的样子。


“没有吃饱?”主人低头看着她。


“汪!”月月叫了一声。


“那来吃主人的棒棒吧!”主人指了指自己的大肉棒。


“汪!”月月扑过来,把主人的肉棒含进嘴里,帮主人口交。主人吃完饭的同时她也把主人精液都吸出来了。月月把主人的精液统统吞进肚子,又用舌头帮主人清理干净龟头。然后跪在地上,一副意由为尽的样子。


“小骚狗!”主人骂了一句,然后把三个跳蛋扔在地上“像昨天那样带好。”


月月顺从的拣起跳蛋,将一个塞进阴道。另两个用胶布粘在乳房上,打开开关。“啊!”强烈的快感使她倒在地上左右翻滚。


主人用脚踩住她的乳房,严厉的说“小贱狗,快点起来,你看你像什么样子。”


“对不起,主人。”月月赶紧忍着快感恢复跪姿。


主人给月月带上骨头型的口塞,把她牵到狗笼旁,示意月月爬进去。月月顺从的爬进狗笼子蜷缩着身子趴在里面。主人关好笼门用小锁锁住,对月月说:“乖狗狗,主人去购物,你乖乖在家等我。”


月月点点头。主人把按摩棒和跳蛋的速度调到最大,然后出去了。“呜……”


月月咬着骨头不能叫出来,但是强烈的震动瞬间要她达到了高潮,而高潮过后就是无尽的折磨。月月蜷缩在笼子里,享受着按摩棒和跳蛋带给她的快感和痛苦,她感觉自己一会升上了天堂一会又落进了地狱。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最后昏迷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月月在又一次强烈的高潮中醒来。她看看外面,已经是黄昏了。“我已经昏睡了一整天?”月月感觉下体处湿湿的。原来她在昏迷中被按摩棒和跳蛋搞到失禁。月月痛苦的摇摇头,她很想活动活动身体,可笼子实在太小了,她一动也不能动。“主人,求求你快点回来吧。”月月默默的祈祷,按摩棒和跳蛋依旧不停带她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主人终于回来了,月月用哀求的眼光看着主人。主人看了看她下体的那滩水,笑着打开笼子,把月月牵出来。


“被搞到失禁?”主人问。


月月害羞的点点头。主人将月月嘴上的骨头口塞拿出来。“狗狗,饿了么?”


主人问。


“汪!”月月叫了一声,她的手脚在不停颤抖:“主人,求求你把按摩棒和跳蛋关了吧,小狗狗已经被搞了一天,快受不了了。”


“好吧。”主人把月月阴道和乳房的跳蛋关掉拿出来,又把肛门里的按摩棒也关掉。


“谢谢主人!”月月感激的快哭了。然后主人把月月牵去浴室,用水管帮她冲洗沾满尿水的阴部。


“恩……”月月轻轻的叫着,闭着眼睛感受着水流冲击阴部带给她的快感。


阴部冲洗干净后主人又把她牵回客厅,在她的盘子里放了些狗饼干。月月低下头去吃那些狗饼干。吃完以后,她舔了舔嘴唇,主动爬到主人脚下闻主人袜子的味道,然后用嘴帮主人把袜子脱掉,用舌头和阴部帮主人洗脚。


主人一边享受一边对月月说:“月月,今天晚上带你出去散步吧。”


月月停了下来,惊恐的望着主人:“不要,主人,求求您,虽然是晚上,可还是会有很多人的,月月怕。”


“你是怕被人认出来么?不用怕,给你带上这个面具,别人就认不出你了。”


主人拿出个面具给月月看,这个面具可以锁在头上把月月的脸全遮起来。


月月不再说话,红着脸低下头继续帮主人洗脚。其实她的内心也很渴望被人看到自己做狗的样子。


晚上六点多,主人把面具锁在月月头上,又把锁在脚踝和膝盖间的铁链放开。


牵着月月去散步。


路上,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眼光望着他们,但更多的男人却投来羡慕和嫉妒的眼光。虽然这次主人只开了按摩棒的开关,可月月却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在不停流出来滴在地上。起先她不敢看路上的行人,只是低着头跟着主人爬。后来她发现周围的景物很熟悉,于是抬起头望望四周,这里竟然是学校的附近,主人要把她牵到学校去。月月犹豫了一下,想停下来。可是主人却狠狠的拉了一下项圈,强行拉她继续前进。


终于,月月被主人牵进了校园。来到操场上。很快,操场上围满了人,多数是男生。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她。月月看到那么多同学校友,吓的忙把头低下去,生怕有人认出她来。


“月月,换成蹲姿,双腿分开,手举在胸前,把你迷人的洞洞露出来给大家瞧瞧。”


月月感觉到脸在发烧,可还是按主人的吩咐做了,在这么多同学面前露出湿的一塌糊涂的洞洞,真是羞死人了。可现在越害羞月月越觉得刺激,越刺激就越有快感。月月的手脚又开始抖起来。


主人看了看月月,轻声问:“想要了么?”


月月点点头。


主人给了月月一个耳光“怎么出来就忘记规矩了?”


“汪!”月月叫了一声。


主人满意的点点头,在众人羡慕的目光里拉开自己的拉练,把大肉棒拿出来塞进月月的嘴里。情欲已经使月月失去了自我,她开始不顾一切的舔、吮吸主人的肉棒。在她看来,那是最美味的食品。过了一会,主人把浓浓的精液射在月月的嘴里并命令她吃下去。然后牵着她向女生寝室楼走去。


在女寝楼前,月月看到她同寝的小兰刚外出回来。


月月想躲在主人身后,主人蹲下来轻声问她:“是你的室友?”


月月害羞的点点头:“汪!”


“去帮她舔鞋!”主人微笑着站起来,放开手里的铁链。


月月顺从的爬到小兰身边,伸出舌头舔小兰的红色高跟鞋。


小兰刚开始很诧异,可马上就镇定下来,还蹲下去轻轻拍着月月的头说:“好狗狗,帮我舔干净点。”


主人趁机走过去和小兰搭讪。这时,月月的另两个同寝优优和美倩在窗前看到也跑下楼来,三个人围着月月又摸又捏,轮流让月月帮她们舔鞋。


“这是你的狗?”优优问主人。


主人点点头。


“她真漂亮!”优优赞美到。


“而且很乖很听话呢!”小兰补充道。


突然,美倩说:“你们发现没有,她的身材特别像月月。月月,你们看,她项圈上的名字也和月月一样呀。”


三个女孩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蹲在月月旁边仔细研究开来。月月听了美倩的话,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被她们发现自己就是月月。她羞的无地自容,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你能不能把她的面具拿下来给我们看看她的真面目呀?”


小兰问主人。


主人摇摇头:“不行,你们喜欢这只狗狗么?”主人问她们三个。


她们三个点点头,齐声回答:“喜欢!”


“那我邀请你们三个明天去我家,我们一起训练这只母狗吧。”主人把一张名片递给小兰。


“好,我们一定去。”小兰回答:“小母狗,明天见。到时候给你带肉骨头吃。”小兰说完就和优优,美倩上楼去了。


主人看了看手表,快要八点了。于是牵着月月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主人重新把月月脚踝和膝盖的锁链锁上,然后把月月的面具摘下来。月月跪在主人面前:“主人,明天真的要让小兰她们来调教我么?”


主人点点头:“怎么?月月不喜欢么?”


“不是……只是……只是……月月怕!”


主人把月月抱在怀里:“有主人在你身边,不用怕的。”


月月点点头,亲昵的伸出舌头舔主人的脸。


主人揉捏着月月的乳房,把月月的舌头吸进自己嘴里慢慢品尝。品尝了好一会,主人才把月月的舌头放开:“月月,今天要怎么睡?”


“恩……主人,昨天您趴在我身上睡,今天我可不可以趴在您身上睡呀?”


“可以的。”主人说着把月月抱上床去。然后自己脱光衣服仰面躺在床上。


月月先用嘴含住主人的大肉棒把它舔硬。然后自己爬到主人的身上,把洞洞对准主人的大肉棒,慢慢坐下去。然后上下动着身体,淫叫着。直到主人的精液射在她的阴道里,月月才瘫软的倒下去,趴在主人身上。主人软了的肉棒却没从月月的阴道里拔出来,月月用被手铐锁着的手抱住主人的脖子,将自己的乳房紧贴在主人的胸膛上压扁。又把鼻子贴在主人的胸膛上闻着主人身上的汗味,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主人醒来后又把月月的淫穴狠狠干了一次,然后两个人相拥着昏昏沉沉睡到中午。


主人的手机响了,是小兰打来的,询问主人怎么去他家里。主人告诉他们半个小时以后开车去学校接她们三个。挂掉电话,主人把月月牵去清洗,然后要她排泄。最后给她带上面具关进笼子。


“小母狗,乖乖等主人接你的室友们回来。”


“汪!”月月不情愿的叫了一声。


一个小时后,主人带着小兰、优优和美倩回到了家。一进屋,三个女孩就跑到笼子前围着月月大呼小叫。“我们可以把她牵出来么?”优优问主人。


主人点点头:“当然可以了。”


优优打开笼子门,拉着月月的项圈把她牵出来。三个女孩在月月的身上乱摸起来。“快看快看,她的洞洞流了好多水。”


月月羞的低下头。


“啊!她的乳房好大呀。”美倩用手使劲捏月月的乳房。


“啊!”月月疼的大声叫,突然看到主人在狠狠的瞪着她,赶紧改口“汪汪……汪汪……”的叫着。


“呵呵,这个小狗狗真有趣。”小兰用手抚摩着月月光滑的背部。


月月习惯性的把头低下去,闻美倩的袜子。她已经被主人训练的见到袜子就忍不住去闻了。美倩吃惊的把脚向后一缩。


主人笑着走过来:“不用怕,这只狗狗很喜欢闻别人的袜子。”说着把脚伸过去。


月月马上把鼻子凑到主人的袜子上,使劲的闻起来,还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一舔。把三个女孩看的目瞪口呆。


“怎么样?想不想试试?很有意思的。”主人问小兰她们。


三个女孩使劲的点点头。“那我们来玩闻袜子猜人的游戏吧。小狗狗,我会先让你闻一遍我们的袜子,你要记住我们袜子的味道。然后我会把你的眼睛蒙上让你闻,要你猜是谁。明白了么?如果你猜错了,哼哼……”主人阴险的笑着。


“汪!”月月叫了一声。


主人微笑着拍拍月月的脑袋,然后和小兰、优优、美倩并排坐在沙发上,要月月挨个闻了一遍他们的袜子。


然后主人用一双厚的黑色丝袜蒙住月月的眼睛,四个人换了座位,然后要月月爬过来,开始闻袜子的气味。


月月把鼻子凑在第一双袜子上使劲的闻了一会,抬起头来说:“是小兰。”


“不是,我在这。”旁边传来小兰的声音。


“小母狗,你猜错了,要被惩罚的。你们用这个去惩罚她吧。”主人把一根有很多塑料凸起的按摩棒交给优优。月月听到主人对三个女孩说,却看不到主人到底给了她们什么工具来惩罚自己。直到优优把按摩棒塞进她的阴道并把开关开到最大在她阴道里来回抽插她才知道。


“啊……恩……恩……啊……”月月淫叫着倒在地上,身体在地上扭来扭去,拚命想摆脱按摩棒的刺激。


看了一会,小兰首先受不了了,她顾不得主人在旁边,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把裙子撩起来,坐到月月的脸上,要月月用舌头帮她舔阴部。


美倩按住月月的被铁链锁住的手脚,用舌头舔月月的乳房。优优则继续把按摩棒拔出来插进去,享受着虐待别人的快感。三个人轮换着坐到月月脸上要她用舌头帮她们舔阴部,直到三个人都得到了满足才放过月月。


月月全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主人走了过来,问三个女孩:“还想玩么?我这有这种女同性恋者用的穿戴式双头按摩棒,保证你们很舒服。”


三个女孩跃跃欲试。


月月躺在地上听见主人的话,挣扎着爬起来,嘴里叫着:“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意思是说:“主人,不要!”


三个女孩问主人:“小母狗在叫什么?”


主人微笑着回答说:“哦,她着急了,迫不及待想等你们插她的淫穴呢。”


三个女孩听到以后迫不及待的拿起双头按摩棒,把一头塞进自己的阴道,带子系到自己的腰部。接着,三个女孩外加主人开始轮奸月月。月月被搞的四肢无力,不停的汪汪叫着,感觉自己快要被搞死了。在她神志恍惚的时候,主人突然把她的面具摘了下去。


她的脸暴露在三个女孩的面前,月月羞的满脸通红,被自己的同寝知道自己是这么下贱的小母狗,以后还怎么做人呀。


“啊!果然是月月。其实我们昨天就猜到是你了”美倩一边用双头按摩棒猛插月月的淫穴,一边大声的说。


“我觉得这样的月月更可爱!”优优凑过来说。


“月月周一到周五可不可以让我们饲养呀?”小兰凑到主人身旁问。


“嗯,那周一到周五月月就拜托你们了饲养了。”主人微笑着点点头。


月月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去想任何事情,像只母狗一样只去享受按摩棒带来的快感。她知道,以后的每天她都将做为一只母狗,被她的室友或主人调教和玩弄。而这不是她自己一直所期盼的么?


月月是个还在读大学的女孩,自从半年前她认识了她的主人,就倾心于SM,并心甘情愿的做了主人的宠物。每周周末,月月都会在主人家度过那消魂的两天三夜。


周五放学后,月月同往常一样来到主人家。“主人,我回来了。月月想死主人了。”


月月找遍各个房间都没看到主人的影子,看来主人还没回来。月月有些失望,她来到衣柜前,柜门虚掩。


“主人说,小母狗是不应该穿衣服的。”月月轻声说道。


她慢慢脱掉身上的衣服。然后把脱下来的衣服叠好放进衣柜。又从衣柜里取出这几天要穿的装备。月月仔细检查了一遍堆在地下的装备,确定没有漏掉什么后用力把柜门关上。柜门装有暗锁,关上后除非主人用钥匙打开,否则别想再拿出任何东西。而月月如果没有穿齐装备,就会被主人严厉的惩罚。


“开始吧,像以前主人教我的那样。”月月红着脸:“本周的快乐时光开始了!首先是这条人造尾巴,每只狗狗都有尾巴,我也不能例外。”


人造尾巴的前端是肛塞型按摩棒,可以卡在肛门里使尾巴不能轻易被拔出来,还可以通过不停的震荡使佩带者产生强烈的快感。后面是毛茸茸的假尾巴。月月拿起那条人造尾巴仔细看了看,今天主人似乎专门选了个大号的,按摩棒的直径要比平时用的大一圈。


月月无奈的摇摇头,她先把按摩棒的头勉强含进嘴里用唾液润滑,然后咬着牙忍着疼把按摩棒一点点塞进自己的肛门。


“好疼!”月月流出几滴眼泪,按摩棒总算顺利的塞进肛门卡在肛门内侧。


月月打开开关,按摩棒在她肛门里快速震动起来,体外的尾巴随之轻微摆动。


“恩……”月月低声呻吟着。她知道,开关一旦打开,除非电池没电或者主人用遥控器关掉否则按摩棒是不会停下的。月月像只母狗一样趴在地上,小穴湿润起来。月月忍着快感又拿起一颗跳蛋塞进自己的小穴,打开开关。小穴受到跳蛋和从肛门里按摩棒传来的双重刺激,快感源源不断。月月的呻吟声更大了,小穴成了名副其实的水帘洞。月月用手指沾了些淫水送进嘴里,仔细品尝自己淫水的味道,满意的点点头。


装完尾巴和跳蛋,月月又拿起一个项圈,项圈的正面刻着“狗奴”字样,背面写着她的名字“月月”。上面还挂着个铃铛,稍微动动铃铛就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月月熟练的把项圈带在脖子上,用小挂锁锁住。然后跪在地上,让项圈上的铁链从她乳沟垂下。她闭上眼睛,感受着铁链的冰冷和下体的快感。直到铁链有了她的体温才睁开眼睛。小穴流出的淫水已经在地上形成一个小水洼。月月的脸微红着“我怎么会喜欢这个?”她摇摇头,铃铛叮叮当当的响起来。


月月又拿起下一件要装备的工具。这是个能限制她行动,使她只能跪着或爬行的工具,叫束缚链。束缚链的中间是一个铁环,向四方分出四条很短的铁链,用来锁住她的四肢。锁脚的铁链分为两部分,前面锁在膝盖处,后面锁在脚腕上。


锁好后她每条腿都呈V 型,迫使她爬行时只能用手和膝盖支撑身体。月月简直爱死这件工具,它不但可以最大限度的限制月月的自由,而且每次爬行后膝盖都会又酸又疼,月月爱死那种感觉了。


锁好束缚链后,月月又拿起剩下的两个跳蛋用胶布粘在自己的乳头处,打开跳蛋的开关。月月低头用舌头把小穴下的那滩淫水舔进嘴里,然后咬住骨头型口塞,把口塞的带子拉到脑后锁紧。


现在的月月嘴里叼着肉骨头,身后拖着毛茸茸的尾巴在地上爬行,看起来更像只母狗。她艰难的爬到门口,把项圈上铁链的另一头锁在门口的鞋架上。她现在要做的只是趴在门口等主人回来。因为所有的钥匙都在主人身上,如果主人不回来,她就只能一直带着这些装备被锁在门口的鞋架旁了。


月月四肢蜷缩趴在地上,忍受着强烈的快感昏昏沉沉的度过了几个小时。


终于,她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主人回来了。月月勉强爬起来,跪在地上,低着头只敢看主人的鞋。


主人笑着看着她,先用钥匙打开口塞的锁,把肉骨头从她嘴里拿出来。


月月咽下几口唾液,润了润自己的嗓子。“主人!汪!汪汪!汪汪!”月月轻轻的叫了几声。


“真乖,月月,等了很久了吧。”主人边脱鞋边问。


“汪!”月月清脆的叫了一声。这是主人和她的约定,当主人问那种可以用是否来回答的问题时,月月叫一声表示是,叫两声表示不是。主人满意的拍了拍月月的头。


月月把头低下去,鼻子凑到主人的脚旁,贪婪的嗅着主人袜子的味道。


主人笑着问:“小母狗,主人的脚臭不臭呀?”


“汪汪!”月月叫了两声。主人狠狠的在月月屁股上打了几巴掌:“小母狗,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谎了?再问你一次,你要如实回答。”


月月很委屈的叫了一声“汪!”事实上,主人的脚的确很臭,不过月月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所以在她看来那是一种享受。


主人满意的点点头:“小母狗,把主人的拖鞋叼来。”


月月听话的用嘴把拖鞋从鞋架上叼下来放到主人脚旁。主人穿上拖鞋打开锁在鞋架上的铁链,牵着月月向客厅走去。


到了客厅,主人做在沙发上,月月蹲到主人脚旁,又把鼻子凑进主人的脚闻主人袜子的味道。


主人吩咐:“月月,帮主人把袜子脱掉吧。”


“汪!”月月爬起来答应一声,用牙齿咬着袜尖慢慢把主人的袜子拉下来。


接着,她又跪到主人面前:“主人,月月来帮你洗脚吧!”


主人微微点点头。


月月赶紧低下头,伸出舌头卖力的在主人脚上舔起来。最后还把主人的脚指头一个一个含在嘴里吮吸干净。然后意由为尽的跪在主人脚边用舌头舔着嘴唇。


主人拉紧链子,狠狠的踢了月月一脚:“小母狗,你偷懒呀。怎么不给主人擦清洁液。”


月月这才想起来,她再次爬到主人脚旁,改成蹲姿,将阴部贴在主人一只脚的脚面上来回摩擦,让自己的淫水沾到主人的脚面上,接着又换另一只脚。然后她趴在地上,阴部对着主人,让主人用脚掌蹭她的阴部,将脚趾伸进她的洞洞。


直到主人的脚掌和脚趾上也沾满她的淫水,月月才重新爬到主人脚边再次伸出舌头把主人的脚舔了一遍,将主人脚上沾的淫水舔了个精光。月月知道,主人很喜欢这样玩她的淫穴,主人把沾淫水的过程叫擦清洁液,把月月用舌头舔的过程叫做洗脚。月月也很喜欢被主人这么玩,她在家的时候每天最少会这样帮主人洗一次脚。


“主人!”月月仰起头撒娇的对主人说:“月月想要了,你看月月流了这么多水水……”


主人笑了笑:“小母狗,主人还没有吃饭呢,等吃完饭再满足你吧。”


主人把月月抱到怀里,月月趴在主人怀里摇动着身体,撒娇的说:“不要,主人,月月受不了了。请主人先享用月月的身体吧,求您了。”


“好吧,看来今天主人只能饿着了。”主人苦笑着摇摇头。


主人把月月抱进卧室,仰面朝天放在床上。然后把她束缚链手上剩余的铁链锁在床头。又从她阴道里拿出那颗沾满淫水的跳蛋,乳头上粘着的那两颗也被取下来。由于束缚链的缘故,月月的双手被锁在床头连带使她的双腿蜷缩膝盖朝天,她感觉很不舒服。但是当主人的大肉棒插入她的淫穴后,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就被快感淹没了。


“啊!主人,汪汪汪汪,主人,汪汪,小狗狗好舒服呀。啊,主人,求求你,插死狗狗吧,汪汪……”月月边呻吟边汪汪的叫着。


主人没答话,只顾低头只顾猛干月月的骚穴,手慢慢从月月的腰部移到她的双乳上用力揉捏,直到精液喷撒在月月的阴道里才停手。


月月紧闭双眼,小嘴微张喘着粗气,浑身香汗淋漓。主人趴到月月的身上。


轻轻亲着月月的脸。“看来今天只能被锁成这样睡了。”月月心里想。


她的乳房被主人的胸膛压扁,主人软了的肉棒还塞在她的阴道里。月月她很喜欢这种姿势,她和主人是如此贴近,简直和主人融为了一体。她可以闻到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的汗味,而她现在只有闻着主人的汗味才会睡的安稳。


第二天早上,月月在强烈的便意中醒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还没排泄过。肛塞按摩棒的电池由于电量不足只是微微震荡着。


主人趴在她的身上睡的很香。


月月扭动几下身子,除了铁链和项圈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之外没有什么效果。月月用舌头舔着主人的脸轻声的叫着“主人,主人……”她期盼主人快点醒来。


主人抬起头睡眼朦胧的看着月月问:“怎么了?小狗狗”


“狗狗想要便便。”月月脸红红的回答。


“哦。”主人从月月身上爬起来,却没去开她手铐的锁,而是伏下身子,把嘴凑到月月的乳房前,用舌头舔她的乳房,用牙齿轻轻咬住月月的乳头向上拉。


弄的月月舒服的低声呻吟着,下面的洞洞又湿润起来。弄了一会,主人把大肉棒对准月月的洞洞,用力插进去。像昨晚那样狠狠的干月月的淫穴。


“嗯,嗯,啊,啊……”月月被锁在床头的双手握成拳头,淫叫着,不停扭动自己的身子,享受着主人带给她的快感。主人将浓密的精液射在她的阴道深处,又趴回到月月身上亲吻她的小嘴。


月月一边和主人接吻,一边断断续续的说:“主人……求求你……


让月月怀孕吧。月月……想给……主人生只小母狗……一起供主人玩乐。“


主人把月月搂到怀里“好乖乖,那主人今后就更频繁的性爱,要你给主人生只小母狗玩。”


“嗯!”月月幸福的笑着,主动去亲主人的嘴,还把舌头伸进主人的嘴里要主人品尝。


主人又歇了会,才打开月月手铐的锁,把她抱下床放在地上,牵她去阳台。


那是月月的专用厕所,月月的大小便都在那解决。阳台没被封起来,如果有人稍微留意一下,就会看到阳台上的情况。


月月很喜欢那种既怕被人看到又想被人看到的矛盾心理。记得第一次被主人强行带到阳台排泄时,月月说什么也不肯进阳台。直到主人威胁说如果她不听话就把她这样赶出屋外她才屈服。


现在,她已经能很坦然的被主人牵去那里排泄了。到了阳台,月月主动蹲在马桶上。主人把人造尾巴拔掉后,她的大便就喷射出来。过了一会,月月红着脸低声对主人说:“主人,狗狗排泄完了。”


主人走过去,用厕纸帮她擦干净屁股,冲水。然后问她:“要不要小便?”


月月点点头:“汪!”


主人拍拍她的脑袋:“那就快点吧。”


月月向前爬了爬,然后像狗狗一样伸起一条腿,阴部射出一道水柱,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落进马桶。这个动作月月练了很久,为了练好这个,她不知道挨了主人多少鞭子。


排泄完,主人带月月去浴室,把她放进空浴缸,用水管冲刷她的身体,冰冷的水柱把她的全身冲的通红。主人还故意把水管对准月月的阴部喷,月月很想躲避却又不敢,只能蹲在那忍着,嘴里不断发出尖叫声和淫叫声。


主人把她的身体洗干净后,又拿灌肠器给她灌肠,清理身体内部。主人每次向月月肛门里灌进500CC 清水,直到月月排泄出来的也是清水才停止,今天一共灌了六次。主人满意的点点头“嗯,现在内外都干净了。”然后用毛巾帮月月擦干身体,把一条新的人造尾巴塞进她的肛门打开开关。然后牵她去饭厅。


主人把月月锁在饭桌下,自己简单做了些饭菜,把饭菜混在一起倒在月月身旁的盘子里,另一些放在桌子上自己享用。月月趴在地上只用嘴把盆里的饭菜吃光,然后用舌头舔干净挂在脸上的饭粒,抬起头望着主人,一副没有吃饱的样子。


“没有吃饱?”主人低头看着她。


“汪!”月月叫了一声。


“那来吃主人的棒棒吧!”主人指了指自己的大肉棒。


“汪!”月月扑过来,把主人的肉棒含进嘴里,帮主人口交。主人吃完饭的同时她也把主人精液都吸出来了。月月把主人的精液统统吞进肚子,又用舌头帮主人清理干净龟头。然后跪在地上,一副意由为尽的样子。


“小骚狗!”主人骂了一句,然后把三个跳蛋扔在地上“像昨天那样带好。”


月月顺从的拣起跳蛋,将一个塞进阴道。另两个用胶布粘在乳房上,打开开关。“啊!”强烈的快感使她倒在地上左右翻滚。


主人用脚踩住她的乳房,严厉的说“小贱狗,快点起来,你看你像什么样子。”


“对不起,主人。”月月赶紧忍着快感恢复跪姿。


主人给月月带上骨头型的口塞,把她牵到狗笼旁,示意月月爬进去。月月顺从的爬进狗笼子蜷缩着身子趴在里面。主人关好笼门用小锁锁住,对月月说:“乖狗狗,主人去购物,你乖乖在家等我。”


月月点点头。主人把按摩棒和跳蛋的速度调到最大,然后出去了。“呜……”


月月咬着骨头不能叫出来,但是强烈的震动瞬间要她达到了高潮,而高潮过后就是无尽的折磨。月月蜷缩在笼子里,享受着按摩棒和跳蛋带给她的快感和痛苦,她感觉自己一会升上了天堂一会又落进了地狱。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最后昏迷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月月在又一次强烈的高潮中醒来。她看看外面,已经是黄昏了。“我已经昏睡了一整天?”月月感觉下体处湿湿的。原来她在昏迷中被按摩棒和跳蛋搞到失禁。月月痛苦的摇摇头,她很想活动活动身体,可笼子实在太小了,她一动也不能动。“主人,求求你快点回来吧。”月月默默的祈祷,按摩棒和跳蛋依旧不停带她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主人终于回来了,月月用哀求的眼光看着主人。主人看了看她下体的那滩水,笑着打开笼子,把月月牵出来。


“被搞到失禁?”主人问。


月月害羞的点点头。主人将月月嘴上的骨头口塞拿出来。“狗狗,饿了么?”


主人问。


“汪!”月月叫了一声,她的手脚在不停颤抖:“主人,求求你把按摩棒和跳蛋关了吧,小狗狗已经被搞了一天,快受不了了。”


“好吧。”主人把月月阴道和乳房的跳蛋关掉拿出来,又把肛门里的按摩棒也关掉。


“谢谢主人!”月月感激的快哭了。然后主人把月月牵去浴室,用水管帮她冲洗沾满尿水的阴部。


“恩……”月月轻轻的叫着,闭着眼睛感受着水流冲击阴部带给她的快感。


阴部冲洗干净后主人又把她牵回客厅,在她的盘子里放了些狗饼干。月月低下头去吃那些狗饼干。吃完以后,她舔了舔嘴唇,主动爬到主人脚下闻主人袜子的味道,然后用嘴帮主人把袜子脱掉,用舌头和阴部帮主人洗脚。


主人一边享受一边对月月说:“月月,今天晚上带你出去散步吧。”


月月停了下来,惊恐的望着主人:“不要,主人,求求您,虽然是晚上,可还是会有很多人的,月月怕。”


“你是怕被人认出来么?不用怕,给你带上这个面具,别人就认不出你了。”


主人拿出个面具给月月看,这个面具可以锁在头上把月月的脸全遮起来。


月月不再说话,红着脸低下头继续帮主人洗脚。其实她的内心也很渴望被人看到自己做狗的样子。


晚上六点多,主人把面具锁在月月头上,又把锁在脚踝和膝盖间的铁链放开。


牵着月月去散步。


路上,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眼光望着他们,但更多的男人却投来羡慕和嫉妒的眼光。虽然这次主人只开了按摩棒的开关,可月月却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在不停流出来滴在地上。起先她不敢看路上的行人,只是低着头跟着主人爬。后来她发现周围的景物很熟悉,于是抬起头望望四周,这里竟然是学校的附近,主人要把她牵到学校去。月月犹豫了一下,想停下来。可是主人却狠狠的拉了一下项圈,强行拉她继续前进。


终于,月月被主人牵进了校园。来到操场上。很快,操场上围满了人,多数是男生。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她。月月看到那么多同学校友,吓的忙把头低下去,生怕有人认出她来。


“月月,换成蹲姿,双腿分开,手举在胸前,把你迷人的洞洞露出来给大家瞧瞧。”


月月感觉到脸在发烧,可还是按主人的吩咐做了,在这么多同学面前露出湿的一塌糊涂的洞洞,真是羞死人了。可现在越害羞月月越觉得刺激,越刺激就越有快感。月月的手脚又开始抖起来。


主人看了看月月,轻声问:“想要了么?”


月月点点头。


主人给了月月一个耳光“怎么出来就忘记规矩了?”


“汪!”月月叫了一声。


主人满意的点点头,在众人羡慕的目光里拉开自己的拉练,把大肉棒拿出来塞进月月的嘴里。情欲已经使月月失去了自我,她开始不顾一切的舔、吮吸主人的肉棒。在她看来,那是最美味的食品。过了一会,主人把浓浓的精液射在月月的嘴里并命令她吃下去。然后牵着她向女生寝室楼走去。


在女寝楼前,月月看到她同寝的小兰刚外出回来。


月月想躲在主人身后,主人蹲下来轻声问她:“是你的室友?”


月月害羞的点点头:“汪!”


“去帮她舔鞋!”主人微笑着站起来,放开手里的铁链。


月月顺从的爬到小兰身边,伸出舌头舔小兰的红色高跟鞋。


小兰刚开始很诧异,可马上就镇定下来,还蹲下去轻轻拍着月月的头说:“好狗狗,帮我舔干净点。”


主人趁机走过去和小兰搭讪。这时,月月的另两个同寝优优和美倩在窗前看到也跑下楼来,三个人围着月月又摸又捏,轮流让月月帮她们舔鞋。


“这是你的狗?”优优问主人。


主人点点头。


“她真漂亮!”优优赞美到。


“而且很乖很听话呢!”小兰补充道。


突然,美倩说:“你们发现没有,她的身材特别像月月。月月,你们看,她项圈上的名字也和月月一样呀。”


三个女孩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蹲在月月旁边仔细研究开来。月月听了美倩的话,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被她们发现自己就是月月。她羞的无地自容,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你能不能把她的面具拿下来给我们看看她的真面目呀?”


小兰问主人。


主人摇摇头:“不行,你们喜欢这只狗狗么?”主人问她们三个。


她们三个点点头,齐声回答:“喜欢!”


“那我邀请你们三个明天去我家,我们一起训练这只母狗吧。”主人把一张名片递给小兰。


“好,我们一定去。”小兰回答:“小母狗,明天见。到时候给你带肉骨头吃。”小兰说完就和优优,美倩上楼去了。


主人看了看手表,快要八点了。于是牵着月月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主人重新把月月脚踝和膝盖的锁链锁上,然后把月月的面具摘下来。月月跪在主人面前:“主人,明天真的要让小兰她们来调教我么?”


主人点点头:“怎么?月月不喜欢么?”


“不是……只是……只是……月月怕!”


主人把月月抱在怀里:“有主人在你身边,不用怕的。”


月月点点头,亲昵的伸出舌头舔主人的脸。


主人揉捏着月月的乳房,把月月的舌头吸进自己嘴里慢慢品尝。品尝了好一会,主人才把月月的舌头放开:“月月,今天要怎么睡?”


“恩……主人,昨天您趴在我身上睡,今天我可不可以趴在您身上睡呀?”


“可以的。”主人说着把月月抱上床去。然后自己脱光衣服仰面躺在床上。


月月先用嘴含住主人的大肉棒把它舔硬。然后自己爬到主人的身上,把洞洞对准主人的大肉棒,慢慢坐下去。然后上下动着身体,淫叫着。直到主人的精液射在她的阴道里,月月才瘫软的倒下去,趴在主人身上。主人软了的肉棒却没从月月的阴道里拔出来,月月用被手铐锁着的手抱住主人的脖子,将自己的乳房紧贴在主人的胸膛上压扁。又把鼻子贴在主人的胸膛上闻着主人身上的汗味,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主人醒来后又把月月的淫穴狠狠干了一次,然后两个人相拥着昏昏沉沉睡到中午。


主人的手机响了,是小兰打来的,询问主人怎么去他家里。主人告诉他们半个小时以后开车去学校接她们三个。挂掉电话,主人把月月牵去清洗,然后要她排泄。最后给她带上面具关进笼子。


“小母狗,乖乖等主人接你的室友们回来。”


“汪!”月月不情愿的叫了一声。


一个小时后,主人带着小兰、优优和美倩回到了家。一进屋,三个女孩就跑到笼子前围着月月大呼小叫。“我们可以把她牵出来么?”优优问主人。


主人点点头:“当然可以了。”


优优打开笼子门,拉着月月的项圈把她牵出来。三个女孩在月月的身上乱摸起来。“快看快看,她的洞洞流了好多水。”


月月羞的低下头。


“啊!她的乳房好大呀。”美倩用手使劲捏月月的乳房。


“啊!”月月疼的大声叫,突然看到主人在狠狠的瞪着她,赶紧改口“汪汪……汪汪……”的叫着。


“呵呵,这个小狗狗真有趣。”小兰用手抚摩着月月光滑的背部。


月月习惯性的把头低下去,闻美倩的袜子。她已经被主人训练的见到袜子就忍不住去闻了。美倩吃惊的把脚向后一缩。


主人笑着走过来:“不用怕,这只狗狗很喜欢闻别人的袜子。”说着把脚伸过去。


月月马上把鼻子凑到主人的袜子上,使劲的闻起来,还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一舔。把三个女孩看的目瞪口呆。


“怎么样?想不想试试?很有意思的。”主人问小兰她们。


三个女孩使劲的点点头。“那我们来玩闻袜子猜人的游戏吧。小狗狗,我会先让你闻一遍我们的袜子,你要记住我们袜子的味道。然后我会把你的眼睛蒙上让你闻,要你猜是谁。明白了么?如果你猜错了,哼哼……”主人阴险的笑着。


“汪!”月月叫了一声。


主人微笑着拍拍月月的脑袋,然后和小兰、优优、美倩并排坐在沙发上,要月月挨个闻了一遍他们的袜子。


然后主人用一双厚的黑色丝袜蒙住月月的眼睛,四个人换了座位,然后要月月爬过来,开始闻袜子的气味。


月月把鼻子凑在第一双袜子上使劲的闻了一会,抬起头来说:“是小兰。”


“不是,我在这。”旁边传来小兰的声音。


“小母狗,你猜错了,要被惩罚的。你们用这个去惩罚她吧。”主人把一根有很多塑料凸起的按摩棒交给优优。月月听到主人对三个女孩说,却看不到主人到底给了她们什么工具来惩罚自己。直到优优把按摩棒塞进她的阴道并把开关开到最大在她阴道里来回抽插她才知道。


“啊……恩……恩……啊……”月月淫叫着倒在地上,身体在地上扭来扭去,拚命想摆脱按摩棒的刺激。


看了一会,小兰首先受不了了,她顾不得主人在旁边,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把裙子撩起来,坐到月月的脸上,要月月用舌头帮她舔阴部。


美倩按住月月的被铁链锁住的手脚,用舌头舔月月的乳房。优优则继续把按摩棒拔出来插进去,享受着虐待别人的快感。三个人轮换着坐到月月脸上要她用舌头帮她们舔阴部,直到三个人都得到了满足才放过月月。


月月全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主人走了过来,问三个女孩:“还想玩么?我这有这种女同性恋者用的穿戴式双头按摩棒,保证你们很舒服。”


三个女孩跃跃欲试。


月月躺在地上听见主人的话,挣扎着爬起来,嘴里叫着:“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意思是说:“主人,不要!”


三个女孩问主人:“小母狗在叫什么?”


主人微笑着回答说:“哦,她着急了,迫不及待想等你们插她的淫穴呢。”


三个女孩听到以后迫不及待的拿起双头按摩棒,把一头塞进自己的阴道,带子系到自己的腰部。接着,三个女孩外加主人开始轮奸月月。月月被搞的四肢无力,不停的汪汪叫着,感觉自己快要被搞死了。在她神志恍惚的时候,主人突然把她的面具摘了下去。


她的脸暴露在三个女孩的面前,月月羞的满脸通红,被自己的同寝知道自己是这么下贱的小母狗,以后还怎么做人呀。


“啊!果然是月月。其实我们昨天就猜到是你了”美倩一边用双头按摩棒猛插月月的淫穴,一边大声的说。


“我觉得这样的月月更可爱!”优优凑过来说。


“月月周一到周五可不可以让我们饲养呀?”小兰凑到主人身旁问。


“嗯,那周一到周五月月就拜托你们了饲养了。”主人微笑着点点头。


月月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去想任何事情,像只母狗一样只去享受按摩棒带来的快感。她知道,以后的每天她都将做为一只母狗,被她的室友或主人调教和玩弄。而这不是她自己一直所期盼的么?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